河南体彩网-首页

                                                            来源:河南体彩网-首页
                                                            发稿时间:2020-05-28 20:28:55

                                                            知道有风险,所以大家都会格外小心

                                                            ▲正在进行翼装飞行的Will(受访者供图)

                                                            建设我们国家的应急学和战略储备中心,未来(可能的)新的疫情的出现,我们能够有所储备。

                                                            “毕竟大家都知道翼装飞行是一项具备危险性的运动,所以一般玩这项运动的人也会格外小心。”Will向记者分析到,一般飞高空翼装主要会遇到三种比较危险的情况:“第一就是因为主伞没有叠好,或者开伞的姿势不对,或者各种其它因素的导致的主伞出现问题,这时候就需要用到备伞降落;第二是没有降落原计划的地点,这会增加场地因素带来的未知风险;第三就是,多人翼装飞行时会有碰撞的危险,因为翼装速度很快,会发生撞伤或者撞晕的情况。”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主任朱同玉冲锋在一线指挥防疫工作,以医院为家,坚持至今。这份工作让他对疫情有着清晰的认识。

                                                            SourcePh" style="display:none">

                                                            痴迷?疯狂?Will不知道用哪个词形容自己对翼装飞行的喜爱更为合适,“我是发自内心去喜爱这项运动,也想去从事跟这项运动有关的职业,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可以不断挑战自己的运动,它也给了我继续学习和尝试新鲜事物的勇气。”

                                                            对此,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在美国当翼装教练的Will(绰号)。上周末,两个多月没有跳伞的他又重新开始翱翔天空了,“我虽然不是安安的教练,但我们的圈子很小,得知她出了事我感到非常惋惜,我们失去了一个志同道合的伞军朋友。现在每次飞行之前我也在提醒自己,要做更仔细的检查和准备。”

                                                            “跳出机舱的那一刻,我忘记了一切烦恼。”翼装教练的Will如此说道。

                                                            朱同玉近日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表示,今年他带来的提案与公共卫生体系建设有关。他指出,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显示出建设国家的应急学和战略储备中心的重要性,同时,加强传染病领域人才培养也尤为重要。